2019-08-29
当前位置: 新闻首页 >>

字体: 【小】 【中】 【大】 ?打印:

在历史中展现生命的奇崛_上饶新闻

日期:2019-09-02 作者:董文赵 点击率: 73627

  作者:陈晓明(北京大学中文系主任、教育部长江学者)

  出生于1980年的南飞雁属于少年成名,2001年,21岁的他大学还未结业,就出书长篇小说《冰蓝天下》。随后又有五六部长篇和不少中短篇小说出书,可谓少年迈到,脱手非凡。南飞雁身处中原,坚守传统文学阵地,像他的河南先辈作家们一样,都有一股子坚定不移的文学精神。早在2007年,27岁的南飞雁已经写出《大瓷商》这样颇为大气的作品,对豫商的历史与文化,他也能自若地穿行于其中。南飞雁勤劳而有继承,最近又出书新的长篇小说《省府前街》,更显出他已有几分成熟的本色。远观历史风云,近看世态人生,南飞雁掌握故事架构和掂量人性的能力都有很大的上进。

  《省府前街》将眼光拓展到了整个时代变迁下的河南城与人的运气,可谓壮志雄心。前有《大瓷商》《天蝎》这类小说的铺垫,《省府前街》的成文可谓意料之中。小说以开封陷落、抗战胜利、开封解放、河南省省会迁往郑州为主要节点,以沈氏家族在历史巨变中的运气为主要情节,讲述了在硝烟和炮火中转变的城和发展的人。人与城的运气云云深切地交合在一起,令人心痛,也引人感奋。

  南飞雁善于掌握住生涯的那些机缘巧合,从而使得他的故事惊心动魄,人物转变多姿,故事大起大落。南飞雁的叙述能从大处着眼,细微处落墨,他的那些人物处于被历史网罗住的运气。其他人看到别人的运气,也看到自己的运气,但却无力改变被历史决议的运气。这就是20世纪的中国历史,这就是20世纪历史中的中国人。法国哲学家巴迪欧在讨论曼德斯塔姆的一首题为《世纪》的诗时,他惊异于人的运气深陷于历史中的那种状态。他说:“这里,我们触及了一种在整个现代性中都至关主要的历史主义,这种历史主义介入了曼德尔施塔姆的诗歌生命论之中。生命和历史不外是一个事物的两个差别的名字:这个转变将我们从殒命之中拯救出来,成为了我们生命简直证。”我们也可以此角度来看南飞雁写的那些人物的生命遭际,他们的生命或挣扎或奋斗的意志。

  小说体现人物性格颇有立体感,也写出了人物性格的内在矛盾,因而使得人物更为丰满而可亲可信。赵贻海天生是一个情种,虽为武士,体格结实,明晰人情油滑,却因容易动情,亦容易为情所困。赵贻海显然继续了贾宝玉的看法,“女人是水做的”,因而他容易找到女子的闪光点,情不知所起,一往而深,即是弃了性命、忘了战争也值得。正是由于这份真,女子愿托付至心,也往往被赵所伤。爱对他来说,并不能专一,往往是猛火般的、强烈的又倏尔消逝的。真正对爱的执着反而只存在于他的影象之中,因而深爱却在走向殒命的瞬间成为永恒。

  南飞雁写作《省府前街》是做了相当富足的案头事情,书中涉猎的历史事务、地方变迁、水利修建等,都做足了作业,方能在文献、观察中萃取小说的质料。南飞雁的叙述也很从容,信心十足,故而张弛有度,或紧或松,娓娓道来,前后兼顾,左右逢源,故事首尾相连,或添枝加叶,都能做到掌控自若。信件的运用也很有创意,人物未明身份,而是逐渐清朗清晰起来。故事的悬念设置,潜伏机关,也都恰如其分,适可而止,并不外分故弄玄虚,却能使小说更引人入胜。

  固然,作为一部历史容量云云之大的作品,小说也有一些可再推敲之处,结构的清晰性和庞大性的处置惩罚还可以更讲求,有些地方略显杂陈。有些人物处置惩罚还显得简朴类似,似乎是为设人物而做的角色,对人物的集中度和矛盾的枢纽点掌握得越发内在些和精密些,可能会更有力。作为80后作家,南飞雁坚守传统文学而能形成自己的路数,是值得赞赏的,可以想见,他的创作门路会走得很远,很坚实。

  《灼烁日报》( 2019年05月29日?14版)

[ 责编:孙宗鹤 ]
分享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