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站地图 | 联系我们 | English | 中国科学院
首 页 概 况 机构设置 研究队伍 研究中心 国际交流 院地合作 研究生培养 创新文化 相关研究所
?

?
新闻动态
现在位置:首页>新闻动态>综合新闻
大数据时代的人工智能,并不是“真正的人工智能”?_南雄新闻
发表日期: 2019-08-30 来源: 新闻网
打印本页 字号: 关闭

“有些心理学研究讲明,人就是有因果模式

(pattern)

的,人是从因果模式进化而来的。我们该怎样想象让机械去进化出这些工具?以是侯世达很嫌疑现在的人工智能。虽然现在人工智能很火,而且在社会上应用得很普遍,但我想说,那种应用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人工智能,而是大数据应用的一些方式。在我看来,‘人工智能’这个名字名存实亡。侯世达想要做‘真正的人工智能’,因此他必须自觉地与现在做人工智能的人保持距离。这是由于他们对自我的明白、对人的明白是很是纷歧样。人不是一个算法,这是侯世达一个很焦点的看法。” 梅剑华说。


自我是不是一种幻觉?自由意志存在不存在?意识是什么?若是人只是一个纯粹物理性的存在,那所有的道德、情绪、伦理和美该怎样诠释?想要做出侯世达眼里“真正的人工智能”,即一个跟人类一样的人工智能,就必须要诠释以上的难题。在“人工智能威胁论”甚嚣尘上的今天,这种反思显得很是须要。我们在设计人工智能的历程中,也是一个不停发现和认清自我的历程。


1月6日,曾写过 “神书”《哥德尔、埃舍尔、巴赫——集异璧之大成》的作者侯世达的新书《我是个怪圈》,在中信书店芳草地店举行了新书公布会。在会上,首都师范大学哲学系教授梅剑华、果壳网的团结首创人小庄和中科创南的CTO、高级副总裁邹鹏程一起谈了谈作者侯世达、人工智能与生命和人类意识的神秘。


《我是个怪圈》,作者:侯世达,译者:修佳明,中信出书团体 | 湖岸,2019年1月


“现在的人工智能走在一个错误的门路上”


梅剑华以为,侯世达不能算一个严酷意义上的哲学家,可是他的着作在哲学家中激起了强烈的回声。他的作品融汇了科学和哲学。他经常谈到哥德尔定理。如果要简朴地用一句话去概述什么叫哥德尔定理,那就是“可证的不完全,完全的不行证”,即若是一个系统是可证的话,那么这个系统就不是完全的,一定有遗漏的真理不能被定理表述出来;反过来说,若是这个系统是完全的,那么这内里最少有一个真理我们是证实不了的。


在梅剑华看来,这就是侯世达远离当下的人工智能研究的缘故原由。侯世达以为,我们现在谈论的人工智能和“真正的人工智能”有很大区别。人可以发现一个形式系统内里不能证的工具,然后可以判断这个系统是不完全的,可是盘算机却发现不了。侯世达以为,现在的人工智能走在一个错误的门路上。


侯世达


以是,侯世达并不是一小我私家工智能研究者,而是一个认知科学家。他在漫长的研究中发现,各人现在做的人工智能,岂论是机械学习照旧深度学习,都是数据整合,在基础就是算法。而我们的大脑是不能被算法所穷尽的。不能被穷尽的工具有许多。好比说,我们的意识,我们的感受,都不能被穷尽。说得更基础一点,算法连我们的因果评判能力都不能穷尽,连再弱的意识都不行。这样怎样让机械学习做因果推断?这是不行能的。但小孩就能很快学会。好比说,小孩无意间遇到火会“烫”,那下次他自然而然就不会去碰火。这是由于人有因果模式,并不是算法。


自我是一个幻觉?


那么,侯世达是怎样明白意识和人的呢?我们通常以为人有两个部门——身体和心灵,或者更古老的说法叫灵魂。我们称之为身心二元论。这个态度也是哲学界的主流态度,无论是中国古代照旧西方都有这种两分法,好比说,我们的灵魂最终会升向天空,或者是灵魂转世。可是,若是我们接受科学训练,或去读一些今世自然主义的作品,或今世的心理学、神经科学的作品,我们可能会获得一个相反的看法:人就是一个物理的存在,一个功效体,除此之外什么都不是。你所有的道德、情绪、伦理、美都是源自这个工具,没有一个自力的心灵去为它负担诠释。


固然,知道这个真相是很残酷的,以是许多人要守护我们的心灵,给人类留下最后的空间。梅剑华提到,昨天下战书他刚在中国人们大学就这个问题争论过一次,他系里的同事叶峰先生是一个很强硬的物理主义者,和侯世达的看法很是一致。他说这个天下上唯一存在的就只是物理系统,其他所有工具都是派生的。“实质上成为一个物理主义者,或者是一个没有自我感受的人的一样平常生涯是很是清静的。叶峰先生就彻底无我,他把他所有关于项目的经费全都捐给我们去做许多学术运动了。他真的永远没有情绪,只有理性。”梅剑华讥讽道。


以是,根据侯世达和叶峰的明白,自我是一个幻觉,现实上没有各人所以为的自我。这个看法实在比力像释教,释教最后也是要去掉“我执”。以是,今世心理学、心灵哲学和印度哲学,释教有许多接轨的地方。许多人会厌恶这种说法,倘使自我是一种幻觉,人现实上是没有自由意志的,这听起来很难受。但这就是哲学家的“求真强迫症”,他们想要向天下展现这样的真相。


《哥德尔、艾舍尔、巴赫——集异璧之大成》,作者:侯世达,译者:严勇、刘皓明、莫大伟,出书社:商务印书馆,1997年5月


若是说自我是一个幻觉,那么在世的意义那边安放?若是说自我是一个幻觉,那我们的道德、伦理从那里来呢?我们除了大脑里几亿个神经元的运动之外,现实上没有更多的工具,那么我们的选择和决议不就可能被展望和掌握了??


梅剑华以为,可能有许多人因此会以为,自我是我们不能放弃的最后一个精神领地。但事实上,自我现实上是我们自己建构起来的幻觉,我们固然可以去把玩这种幻觉,只是这种幻觉对我们的生活来说有很多多少用处。


但梅剑华要增补的是,“自我是一种幻觉”绝不是心灵哲学的主流。现实上,有许多看法是阻挡它的。其中侯世达的学生大卫·查尔默斯就坚定地阻挡这种看法。他是一个反物理主义者,他要为意识和感受留一个余地。他不以为我们的心灵或所有的意识必须依附在物理上,由于我们并没有“最终的科学”。神经科学、大脑科学,远远没有到我们能够搞清这个问题的田地。


其次,查尔默斯为自己说法提供了一个论证,这个论证就是所谓的“僵尸实验”。我们通常会以为我们的心灵和物理之间是没有隔膜的,它们的关联是本质的、一定的,永远拆散不了的。但我们可以设想,完全可能存在着一些“哲学僵尸”,它和人类在形状和行为上一模一样,我们可以通过给它植入芯片来植入影象。可是,这样的僵尸会有“内在层面”吗?好比说,我们现在在语言,我们能感受到自己坐在这语言,由于我们有一个“内在层面”,可是僵尸没有。若是这种僵尸可能存在的话,那么这就讲明心灵层面和物理层面是可以相互分散的,这也就讲明,侯世达和叶峰等人都是错的。这就是查尔默斯的看法。


在明白心灵的问题上,还存在着许多截然差别的态度。好比“泛心论”。什么叫“泛心论”?有些人会以为天地万物都有“心”。他们以为,从人到植物,从低级动物到高级动物,心是一种水平,并不是说“有心”或“没心”,而是它们有百分之几多的“心”。


另有一种看法更简朴,我们称之为“唯心论”。从极端“唯心论”到“泛心论”到身心二元论到物理主义,我们会发现关于心灵的看法许多。但在今世的讨论里,侯世达和查尔默斯所代表的两派是比力主流的看法。


只有把人类大脑的图景画出来,我们才气去建设类人的人工智能


梅剑华一直强调算法是有问题的,不完整的,但小庄以为,我们除算法也别无选择。我们确实没有完善地明白“我”是从那里发生的,或意识是怎样建设的。我们要认清自我是一个很漫长的历程。这当中许多看法和想法,都是这个大厦建设当中的某个部门,或是某个形成要害突破很主要的部门。


我们该怎样明白人类大脑中上千亿的神经元?若是我们能把这样一幅图景画出来,我们才气去建设类人的人工智能。但这项事情特殊难。人类基因组企图泯灭了全天下科学家十年的起劲才完成。他们要面临的只是三十亿个碱基对,而研究大脑要面临上千亿个神经元,他们的相互毗连是指数级的。以是我们需要等候。


可是,像自我是什么这样的话题,始终可以被拿出来讨论,时代和科技的前进是讨论的基础。像自由意志,自我这样的话题,从物理的角度被认真的探讨应该可以追溯到1943年的《生命是什么》。虽然这本书没有什么新知识,可是它把一些基本的框架都提了出来,包罗统计学怎样在生掷中起作用。为什么这个天下需要那么多的原子和粒子才气组成物体,为什么这么庞大?实在很好明白。只有在这么庞大的数目下,统计学才气起作用。如我们所看到的磁体的征象,若是我们放大去看,我们会发现,磁铁里并不是所有的原子都根据磁极漫衍的,在南极的一部门的原子可能是朝北的。可是在整个大的层面上,南极是朝南的,整个磁体才会出现出这样的磁性。


《生命是什么》,作者:埃尔温·薛定谔,译者:张卜天,出书社:商务印书馆,2014年12月


人的头脑会不停地跳跃,这是人和人工智能最大的区别


邹鹏程以为,人工智能并没有那么庞大,它和盘算器一样只是工具,能放大他的智能,但它不会取代他的大脑。


侯世达以为人类头脑中类比是很主要的。邹鹏程以为,类比这个词有点淡,可以换成遐想。由于遐想有许多条理,它的特征是跳跃的。人的头脑不停地跳跃,是人和人工智能最大的区别,这也是我们不用特殊担忧人工智能的缘故原由。


梅剑华也表现赞许。在生涯当中,类比论证可能比逻辑论证更主要。好比说,我们怎样知道今天的自己和明天的自己是统一小我私家呢?最早讨论这个问题就来自于类比论证: “忒修斯之船”——请想象一下,一艘海上航行的船,其船身的木板逐步被新的木板替换,直至最后被完全替换,那么现在这艘船照旧原来的那艘吗?这个例子跟侯世达讲的 “意识上传”的例子是类似的:若是把你的所有数据都上传到云端,那么云端的谁人你是不是原来的谁人你呢?


梅剑华以为,我们现在经常区分强人工智能和弱人工智能,实在我们基础无法模拟人的意识或情绪。有人以为,强人工智能我们是达不到的,但弱人工智能可以实现,但哥德尔就会说不行能。而Judea Pearl则会说,人跟机械若是有要害性区此外话,那就是人有一种因果性推理的能力。因此他曾实验为因果推理建设了一个数学模子,但谷歌现在不给他投钱了,这使得这项研究面临着许多难题。


而除了因果之外,类比也是人明白天下和与人来往的一个基本方式。有时间在禅宗内里,经常会有所谓的“一句禅”,我们从中悟出些什么。这内里就有类比和因果的联系,我们的头脑在当中举行跳跃。在科学哲学内里,类比也是一个很主要的话题,甚至在心理学内里,好比遐想作为类比的一种,被分为图像式的遐想、观点式的遐想或者结构式的遐想,都是很主要的议题。


因此,虽然梅剑华对人工智能的未来是乐观的,但从理论的层面来看,梅剑华对人工智能是灰心的。由于哲学家所界说的类人的人工智能是无法实现的:不仅是由于手艺缘故原由。纵然手艺水平到达了,人也会为自己保留一定的特权。不外,梅剑华以为这种灰心的态度也无所谓,由于它和我们现在做的人工智能关系不大。


机械没有意识,是由于它没有生物基础,这会不会过于人类中央主义?


梅剑华提到,有一种看法以为,机械是没有意识的,由于它没有生物基础。从另一方面来想,这样会不会过于人类中央主义了呢?机械没有生物基础,可是它们也有可能用另一种方式在明白着我们。在语言哲学里,什么是明白的条件?其中一个条件就是,我要把你所说的话看成真,否则我无法跟你交流。此外,我还需要一个条件,就是“宽容原则”

(the principle of charity)

,即你所说的话不仅要前后一致,还得有所论断,无论是一定照旧否认,这样我才气明白你。实在机械也能做到这些。


小孩子学语言,事实怎么样才算是掌握了一门语言呢?这个问题现在依然没有定论。在语言明白最浅易的层面来说,人和机械实在没有什么差异。哲学家约翰·塞尔有一个很是着名的“中文屋”头脑实验:你一醒觉来发现自己所在的房间里堆满了篓子,篓子里都是中文符号,另有一本使用手册。你虽然看不懂中文,但可以看懂使用手册。突然间,有人从门缝递进来一张字条,上面写着一其中文符号,你翻看使用手册时,发现内里写道:“当你收到这其中文符号,就把另一个特定的中文符号递出去。”于是,你就照做了。很快,你就把整本使用手册都背了下来,不管接到哪其中文符号,都可以很快地把对应的符号再递出去。这样一来,虽然你并不懂中文,但你所做的事情和懂中文的人没有两样,因此房间外面的人也会信赖你是懂中文的。同样的,若是你就是一台机械,那么你就通过了图灵测试。可是,我们依然会以为,机械确实是不懂中文的。梅剑华以为,这就是人类的“我执”。


哲学家约翰·塞尔


随着人和人工智能接触越来越多,人反而会不会变得像人工智能?


现场有观众提问,我们都在讨论怎么样把人工智能做得像人,但随着人和人工智能接触得越多,人会不会变得更像人工智能?人类的自我会不会徐徐消逝?


邹鹏程作为工程师,因此对这个问题相对乐观。他以为,人工智能所袒露出来的问题,最终照旧要依赖人去解决,甚至要依赖哲学家,要依赖文明和执法解决。以是他不担忧人会由于人工智能而改变,由于我们不会像机械一样四处乱学,而会有一个偏向性。这是由于人类文明延续下来的伦理。


梅剑华以为,我们会发现,我们待人方式和我们的孩子辈就不太一样。由于他们更自力,更愿意和机械打交道;机械也最先变得像人,这个鸿沟只会越来越小。1998年,查尔默斯和另外一个认知科学家安迪·克拉克合写了一篇论文,叫“Extended Mind”

(《延展心灵》)

,内里说,我们的心灵不是在大脑内里,我们的心灵延展到情况,其中手机就是延展的一个主要的部门。我们的认知不光靠大脑,还要和情况互动。


而关于我们的自我是否会逐渐消逝,梅剑华的想法是不会的。他以为,我们塑造自我的方式只会变得差别。新的时代有新的自我。我们和机械人接触,会多一种塑造自我的方式。好比说,以后人和机械人有可能谈恋爱,这也是一种塑造自我履历的方式。纵然你对机械人的爱不会完全像对人一样,但梅剑华以为这只是量的转变而不是质的转变。


自我是在不停流变的,我们很难划出自我的界限在哪。我们的手机让我很有自我感,但没有了它我们也能活下来;甚至于没了手或腿我们也能活下来,以是我们很难划出自我的界线。可是我们有自我感,我们凭据这种自我感去计划我们的人生。这在任何时代都是一样的。因此,我们并不会由于人工智能的到来而损失自我。


作者:新京报记者 徐悦东

编辑:徐悦东 校对:何燕

?? 评 论
版权所有:中国科学院北京生命科学研究院
地址:中国.北京市朝阳区北辰西路1号院5号 邮编:100101
??皖ICP备154596号-3